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际交流 >> 正文
国际交流

pc蛋蛋28官网赞比亚交流项目学生交流感想

作者:杨旭浩   发布时间:2019-07-02  浏览次数:


      2019年4月14日至5月12日,我院八名本科生(胡奕娈、刘鑫、阮昊天、沈璐、王博文、吴思齐、杨灿、杨旭浩)顺利完成了为期4周的第三届赞比亚大学医学院 Community-based Education 实习交流项目。以下是项目参加同学的精彩感想。


胡奕娈:重识赞比亚

A group of people posing for the camera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动身去赞比亚前,身边总有人问,“你不怕吗?”,我们对非洲的印象往往是贫穷、疾病和死亡,但真实地走一遭,才知道什么是撕裂。近20小时的长途飞行后,蓝天、白云、朗风、热土消除了我的疲惫,心中所有的飘忽和不确定渐渐被真实感所代替,我们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公共卫生实践项目。

这一个月中,我们加入到了赞比亚大学医学院六年级学生的社区诊断实习项目中,一起参观医院、社区诊所、垃圾场、矿场、钢厂、污水处理厂等处,对农产品市场及农村进行了实地走访与问卷调查,初窥了赞比亚的医疗卫生事业现状,了解了病人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亦看到了公共卫生覆盖面的深度与广度。

由于社会经济实力的欠发达以及医疗卫生资源的稀缺性,赞比亚的医疗卫生系统集中关注的是艾滋病、结核等重点问题以及妇女、儿童等重点人群。医院、诊所中关于性教育、结核的宣传海报随处可见,路边关于紧急预防HIV的广告牌十分引入注目。

我们在Chongwe和Livingstone均进行了实地走访与问卷调查。从市区驱车两小时后,进入农村范围,随意找了一处地将车停好,下车所见是遍地的黄土、寂寥的人家与荒败的玉米地。深入其中,我们找寻符合条件的家庭进行问卷调查,了解家庭基本情况、儿童患病情况、疫苗接种情况以及卫生资源可及性等。贫穷、脏乱、沉默是我的初印象:破旧的房屋、脏兮兮的小孩儿、原始的水厕系统、磨损的衣物、黄土地上的“厨房”与炊具、扬起的飞尘……稚童们睁大的双眼在表达些什么呢?与其说是渴望,不如说是茫然。但他们很重视疫苗接种,即使是在偏远的农村,基本每家每户都有疫苗接种登记卡,并且实实在在地进行了疫苗接种。在贫穷的地方,公共卫生能发挥的作用是更大还是更小呢?也许不存在作用的大小之分,如何利用限的资源,使资源的分配更为合意才是更为重要的议题。

在矿场的实践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90年代铅开采对环境带来了外部性,从而对周围居民,尤其是妇女孩童的健康(重点人群)带来了影响。而由于生存需求的驱动,周围居民与污染企业之间往往会形成一种生态链:工作-生存-疾病-补偿,而周围居民并无保险以保障其权益,往往是发病之后再由施害者承担补偿功能。患者同时会成为下一层次的传染源,从而带来更大的危害。在平均寿命不过60岁的这里,周围居民甚至不愿意关停污染企业,对他们来说,这不是危害健康的毒药,而是维持生存的解药。尽管相关单位对病人进行分级干预,对他们的预防、饮食、治疗等进行不同层次的干预,但持续数年后,面临着资金限制、可持续性不够、利益减小、志愿支持力度小等问题。当Mr.Chisoso问到“Do you think we will make it better?”时,学生们的答案是“I cannot confirm it”,很快却又补充道“Anyway we’ll try to”,像是宣誓。

离开赞比亚之前,我最后看了她一眼,这里有黄色的土地与黑色的皮肤,有狭小的楼宇与广袤的天地,有吵嚷的蚊蝇与寂寥的生意,有手中的活计与眼底的虚无,有令人无言的星河与热情好客的朋友;这里离自然、天地、他人、自我都很近,离我们的下一程征途也很近。


刘鑫:中国与赞比亚

IMG_6833

赞比亚交流之行已结束,二十九天收获满满。交流的主要内容是与赞比亚大学医学部的学生一同进行实践学习,去的地方都是与公共卫生息息相关的场所,如社区卫生中心、垃圾处理厂、矿场、钢厂、污水处理厂等。

做问卷调查时,我们发现当地居民对自己的健康状况了解甚少。哪怕是在赞比亚大学,都有超过一半的学生不清楚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其他健康资料也就无从谈起。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感受到当地人对自身健康的需求。比如说我们去市场给已婚妇女做健康检测,有一老人看到我们穿着白大褂、带着听诊器、体重秤、血压计,就赶忙跑过来想让我们帮他量一下血压,甚至还问我们能不能测血糖。相较于此,依然有大多数人在此之前没有称过体重,觉得体重秤是个很新奇的玩意。

医疗卫生工作人员在当地的社会地位蛮高,像许多欧美国家一样。医生是当地的高收入人群,同时也备受当地人尊重。医学生的学习成本也颇高,只有相当富裕的家庭才有条件负担得起学杂费。

和其他来赞比亚工作的中国人一样,与当地人接触时常越长,当初热情好客的好感愈发减少,甚至产生不满。不是因为种族歧视,恰恰相反,我非常希望非洲国家可以像中国一样,通过自身的努力,提升国家经济水平。实在是黑人兄弟普遍太不争气,好吃懒做这一通病难以改变。迟到早退就是家常便饭,以及自上而下的不守时,势必会导致效率低下。除了学生及老师,我还与当地其他岗位的人群进行了深度交流,不得不说这是两国文化巨大差异导致的结果。他们情愿减少工作时间及报酬来获得更多的放松时间,也就是所谓的多陪伴自己的家人。中国传统的观念是“先苦后甜”,而在赞比亚,则是一直“快乐但痛苦的活下去”;中国人崇尚勤劳致富,当地人则是得过且过;中国人有大的格局观,当地人更加侧重于眼前现状。

当地学生说,这里像样一点的建筑几乎全是中国公司建造的。而中国公司来当地更多的是投资公路、铁路、建筑这类大型基建,支援的同时是以盈利为目的。也有当地学者曾指出赞比亚的发展不能一直依靠他国的援助,但是我们似乎没有发现他们对此作出了哪些改变。他们需求他国的援助,又没有对他国公民提供便利,外国人需要支付当地人6.5倍的门票,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矛盾。

在我看来,相较于公共卫生,当地最需要的是工农业的发展。在文化传统难以改变的情况下,只有经济实力得以提升,推进公共卫生事业发展才不会显得那么后劲不足。讲真,在妇幼健康宣传方面,我国西北某些农村地区做的还不如赞比亚,但是这一切都会徒劳于当地农村不卫生的生活方式。基础生活条件的落后及不卫生的饮食方式是妇幼患病的主要因素。而我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能够很好的与赞比亚发展战略相对接与耦合,发掘当地市场的潜力,促进双边投资和消费,创造需求和就业,增进两国的人文交流与文明互鉴,帮助当地人民过上和谐、安宁、富裕的生活。这些都是此次交流的切实体会。

最后,感谢学院提供这么好的交流机会。作为一名健康管理系的学生,国际化、宽视野、多领域,是我们的发展方向。很幸运能够借着这次的交流机会从多角度深层次地了解这个国家,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同学参加学院的交流项目。


阮昊天:深入赞比亚

A person with a rainbow in the sky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赞比亚共和国是非洲中南部的一个内陆国家,大部分属于高原地区。赞比亚因赞比西河而得名,也是刚果河的发源地。铜矿较为丰富,别称为铜矿之国。赞比亚是撒哈拉南部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国家,一千万人口中约有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内。相比周围各国,赞比亚有良好的基础设施和交通。赞比亚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然而在2014年人类发展指数报告中,赞比亚的人类发展指数已达“中”水平,意味着赞比亚已发展成一个发展中国家。

      我们在赞比亚的四周里和当地的学生一起参加了许多活动,比如market survey,household interview等,还去了包括garbage treatment plant在内的许多地方参观。非常感谢校方为我们精心设计的行程,比如在参观铅矿之前我们先前往了当地的社区诊所,一位负责的老医生给我们讲解了铅矿的过去与现在,以及他们为铅矿周边村庄做过的和正在做的卫生关怀政策。有了这些背景知识以后,我们就可以带着公共卫生的视角参观铅矿,关注所实施的干预措施及其效果。

      宗教对于赞比亚人来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论时在街头巷尾的涂鸦上,或是卡车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我们都能看到与宗教有关的标语。大多数赞比亚人是基督教徒,也有一些时穆斯林,这些信教者的信仰十分坚定。当地的学生也是如此,他们常常在聊天时与我们谈起宗教的话题,并且总是尝试着让作为无神论之的我们认可他们的信仰,这对于较少谈论宗教的中国人而言是一个较大的不同。我们的一些同学还参加了他们周末的礼拜。我们认可他们的信仰,对他们的虔诚表示尊重,可以看出宗教对他们的生活起着很大的影响,我相信,信仰的力量为帮助他们度过一些艰难的时刻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全球化的进程,人民的健康意识不断提高:赞比亚人已经意识到了艾滋,早婚早孕,儿童失学等阻碍他们发展的诸多问题,并且从各个方面开始着手改善。大街两侧的墙上常有相关主题的精美壁画和海报,形式多变作画美观,让人不禁感叹赞比亚人优秀的创作能力。学校里也进行了积极的艾滋等疾病的科普,有的班级门口写着“HIV is exist”的标语,可见赞比亚人对于遏制艾滋传播的决心。

      这一个月的旅行让我见识到了非洲大地的自然风光,非洲人民的热情好客,非洲国家赞比亚的现状和光明的未来。与此同时,也让我产生了一些思考,比如在卫生条件落后受教育水平低下的地区,我们如何实施卫生干预;如何进行卫生援助才能最高效地帮助当地人民提高健康水平,真正做到“授人以渔”。


沈璐:我与赞比亚

A group of people standing in front of a truck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不知不觉间一个月过去了,我们已经圆满结束了赞比亚之行,但我依旧记得出发前那个晚上我怀着一种既害怕又期待的复杂心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在去赞比亚之前,我对于这个国家认识仅限于WHO 某年报告的赞比亚霍乱和它著名的景点维多利亚瀑布。我知道它和大多数非洲国家一样,贫穷,落后还遍布着饥荒和疾病,而我即将面临的不仅仅是陌生的国家、文化,还有HIV、霍乱、疟疾、结核、黄热病和未知的风险。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冒险。

然而事实证明,我多虑了,我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也没有感染任何疾病,除了第一周的水土不服,我毫发无伤的又回来了。赞比亚这个国家也打破了我对他的偏见。

不得不说这里的景色真的很美,四五月份,正值赞比亚的秋季,天朗气清,抬起头便是碧蓝的天空,天空很低,感觉伸手就能抓到云,在前往乡村的路上可以看得到列队出行的长颈鹿和大象,。我们到达的第一周,参观了赞比亚最大的医院UTH,医院的基础设施还很落后,比较像中国的社区医院,但这里不像中国医院那么死板,没有很高的大楼,也没有很多现代化的设备,院子里随处可见的坐在地上聊天的赞比亚妇女,儿科的墙上满满的可爱的图画,还有宽敞的、像仓库一样的健身房。我最羡慕的是这里的医患关系,在这里大家都很尊重医生很相信医生,我们穿着白大褂走在路上都会收到当地居民的友好问候。

第二周开始,我们加入了赞比亚大学医学院六年级学生的职业卫生与社区诊断实习项目,和赞比亚大学的学生一起在首都卢萨卡附近的基层社区诊所做疾病统计,在市场、乡村开展了市场调查和家庭调查,参观了当地的铅矿,钢铁工厂,垃圾厂还有位于利文斯通的自来水厂和污水处理厂等去了解有关卫生系统特点,职业卫生,环境卫生,食品安全,饮食营养,传染病防治等问题。包括铅污染,铅中毒的防治,对铅矿周边村庄的卫生关怀,钢铁生产流程,生产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安全问题,垃圾的收集、分类、处理,自来水的过滤和污水处理。除此之外我们还了解到在利文斯通HIV感染率高达25%,危险性行为是他们HIV感染的重要途径,即使是在他们的医学生中依旧存在很多危险性行为,HIV的防控依旧是他们卫生工作的巨大挑战。

在非洲的一个月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也收获了很多。

王博文:多彩赞比亚

      到赞比亚交流之前,从未来过非洲,虽然武大校园里经常看到非洲留学生,但与他们没有什么交流,我们在同一个地方生活、学习,却是两个世界的人。对于非洲这片土地,以及其上生活的人们,了解仅限于媒体上的报道和影像。而我所接收到的信息,少有积极方面,不是贫穷、落后、疾病肆虐,便是一些怪异的奇谈。似乎这片土地上的生活,与我们截然不同。

25天的交流活动,说长不长,说也短不短。在赞比亚生活了近一个月之后,我对赞比亚这个国家,对非洲这片土地的了解,仍然停留于比较肤浅的层面,但与当地学生共同参与community medicine实习项目的这一段经历,已经成为我最宝贵的回忆之一,它打破了我脑海中对于非洲的刻板印象,让我认识到,生活在世界不同角落,拥有不同的肤色、种族、不同文化的人们,确实存在着不小的差异,但是人们身上的共同点,更具有意义,也更应该被重视。

从参观教学医院UTH,在Chongwe市社区医院统计常见疾病的流行状况,到参观垃圾处理厂、矿厂和Kafue造铁厂,了解工业对环境和当地新生儿智力的负面影响,再到与当地学生一起,亲身到农村和菜市场中做问卷调查,一个月时间里,我们对于这个国家的公共卫生状况有了直观的了解。教学医院的医疗设施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应对各种需要的医学设备相对完备,并建有不同的实验室,攻坚医学难题。疟疾、艾滋等疾病的患病率相对较高,威胁着当地居民的健康和生活质量,但在世界卫生组织和一些较发达国家的帮助下,经过多年的发展,对于流行病的管控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过去在矿藏的开采加工过程中,对于污染物的处理不够完善,以致于对周边环境和新生儿的智力产生了负面影响。政府发现后重点实施了发放免费营养餐,加强监测等一系列公共卫生措施,已经了取得一定的成效。

在赞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感受到了当地居民的善意和友好。到赞后不久我出现了过敏的状况,旅店的司机Gibson热心的带我前往药店买药。某次我们身上没有带足够的现金,药店店员善解人意地允许我们赊账。外出途中,总会有当地居民用不太标准的中文发音“你好”,热情地向我们问候。夜晚在照明状况不好的路上行走,会有司机主动停车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我们更有幸与一位当地学生一起参加宗教礼拜活动,并被邀请到家里共进午餐。类似的小事还有很多,这些充满善意的小事,让身处异国他乡的我们感受到了温暖。

赞比亚已经是非洲发展相对较好的国家,但在许多方面仍与中国具有不小的差距。印象最令人深刻的便是基础交通设施。Lusaka是赞比亚的首都,但是市区内的公路还是十分狭窄,很少有为行人或自行车提供的通道,且人行横道的密度非常低,这就导致容易发生交通事故。外出时,时常会体验到机动车贴身呼啸而过的惊险。除了交通状况,赞比亚的教育平等问题,也令人瞩目。高昂的学费,使大部分家庭的孩子无缘高等教育,对比之下,生长在中国的我们享受到政府对教育的补贴,显然更加幸福。

除了日常的调查参观活动,周末及假日,我们也有机会参与当地学生的Party。并与当地学生一起游览了国家公园和维多利亚大瀑布,在平常的生活中,我们有了更亲密的交流,也让我们对于当地的风土人情有了更深的了解。

25天的实践交流,让我认识到赞比亚公共卫生领域面临的挑战和现有的成就,体验了当地的文化传统,风土人情,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忆,必将对日后的专业学习有所裨益。在此,再次感谢学院为我们提供的宝贵机会以及赞比亚大学师生对我们悉心的照顾。

吴思齐:赞比亚大学交流总结

2019年4月至5月我经由健康学院的交流项目在赞比亚大学交流学习。

在赞比亚的首都卢萨卡,我们参观了当地最大的医院(UTH),并跟随当地学生一起去到chongwe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教学医院(UTH)内的部门科室齐全,但医疗环境和设备并不十分尽如人意。但尽管如此,由于当地医疗人才缺失,医生的收入较高,也比较受患者尊敬,医患关系与国内相比更加融洽。在chongwe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我们和当地学生一起合作,统计了近年来该诊所各疾病的就诊人数。通过这些活动,我们对赞比亚的基础医疗状况、医疗制度和疾病负担有了基本的了解。

之后,我们加入当地学生的实习课程,进行了人群现场的集市调查和家庭调查,走访农村地区调查卫生设施的利用状况等;还参观了垃圾处理厂(SOLID WASTE MANAGEMENT IN LUSAKA)、污水处理厂(SOUTHERN WATER AND SEWERAGE COMPANY)、矿厂(Kabwe mine)和钢铁厂(UMCIL KAFUE STEEL PROCESSING PLANT)等地。通过工人们的介绍,我们了解了这些工厂的工作流程、工人面临的一些职业危害以及通过遵守环境法规来减轻环境风险的手段,深入体会了赞比亚医学教育及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现状,对医院管理,职业卫生,环境卫生等公共卫生热点问题也有了更深入的思考,收获颇丰。

赞比亚大学这种实地考察的学习模式能够让学生们走出教室,在市场和农村面对面访谈,做问卷调查,实地见到各个工厂的工作环境,深入了解他们的工作流程,这种亲身经历给人带来的感受比课本和PPT上的文字和图片更为印象深刻。

行程的最后,我们还去到利文斯顿,参观了野生动物园和博物馆,游览了维多利亚瀑布,欣赏到了非洲独特的自然景观,了解了非洲的人文精神。

这次出国交流过程中,我不但增长了学术知识,提高了英语水平,最重要的是学会了如何解决问题,学会了如何与人沟通,交到了一群中外的好朋友,建立了与同学们共同分享、共同提高的学习环境,这短短的一个月成为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财富。


杨灿:走近赞比亚

微信图片_20190519200610

赞比亚共和国是非洲中南部的一个内陆国家,人口只有1310万,地广人稀,人均GDP为1178美元(2016年),在2014年前列为不发达国家而不是发展中国家。这是我去赞比亚之前对这个国家最初的印象。

在赞比亚的这一个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地人民的热情友好,无论是陪同当地学生去农村、市场发放问卷,还是日常生活交流中,都能感受到赞比亚人民的友好。在市场发放问卷时,尽管我的口语有所欠缺,和当地妇女交流起来有些困难,但她们依旧很有耐心的配合我完成了问卷,并且很细心的安慰我,不用太紧张。

在和赞比亚大学学生一起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她们的动手实践能力非常强,并且十分认真负责,在发放问卷的过程中不仅仅只是单纯发问卷,还会给当地居民解答卫生相关问题,为小孩进行简单的体格检查。生活能力也很强,在利文斯通的时候自己带食物交给旅店加工,还带了一组音响用来娱乐。

此外,赞比亚人十分热爱社交,在利文斯通,班上的同学带我去了当地的酒吧,和她们一起尬舞。陪同的老师也十分关心我们中国学生,在我们被人搭讪的时候多次告诉我们注意安全。

这次交流活动安排了很多参观项目,除了UTH,还去参观了铜矿、铁厂、垃圾处理厂、污水处理厂,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十分新奇的体验。特别是垃圾场,在一个人口如此少的城市竟然都有如此多垃圾,环境十分恶劣,不由让我想到中国的垃圾处理状况,我国垃圾也是以卫生填埋、焚烧、堆肥为主,希望在将来能够应用更高效、安全卫生的垃圾处理办法。

这次交流的重点是在公共卫生方面,在当地的诊所,我们翻阅了近几年来的就诊记录,寻找发病率最高的十个病种;在发放问卷的时候,也会问到关于HIV 、疟疾、霍乱的相关问题,可以看出,当地人民已经开始对HIV有一定了解,知道要去就近的诊所进行检查,并学习相关知识。在发放关于妇女的问卷时,我发现很多妇女都不清楚避孕相关知识,也不知道使用避孕套,我想,如果在这方面加强健康宣传,提供免费的避孕套,应该可以避免一部分妇女患上艾滋病。在利文斯通,我们惊讶的发现当地旅馆并没有提供蚊帐,可是蚊子非常多,让我感到十分困惑,如果每家每户都能保证使用蚊帐,做好防蚊灭蚊,那么疟疾的传染趋势也能得到控制。

在赞比亚我度过了非常快乐的一个月,领略了非洲独特的风土人情,感受到公共卫生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也相信赞比亚能发展的越来越好。